首頁 日誌 目錄 新聞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歷史 商城 論壇 简体 Vietnamese English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中越網站長張亞按(09/01/06):

    鑒於《胡志明和他的中國夫人曾雪明》(孔可立)一文及其配發的2張曾雪明照片已經引起越南人和胡志明研究者的關注和重視,我作為這篇文章的互聯網發佈者(此前我是以筆名“一業”發佈此文的),現將所瞭解的一些有關此文的背景等情況作一說明,希望有助於讀者更好地認識和利用此文。

    這篇文章刊登于《武漢文史資料》(月刊)2001年第1期(總第99期)的7-10頁。《武漢文史資料》由武漢市政協文史學習委員會主辦,刊登此文時,該刊已經公開發行,刊號:ISSN 1004-1737。

    《文史資料》是中國政協(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系統的出版物,中國各級政協都有編輯出版。《文史資料》以刊登三親(親歷、親見、親聞)史料為特色,是一種嚴肅刊物。《文史資料》的讀者很有限,因為我的父親當時是武漢市江岸區的政協委員,所以我有機會看到《武漢文史資料》。

    在孔可立公開發表《胡志明和他的中國夫人曾雪明》之前,中國媒體上也出現過介紹胡志明婚戀的文章,但語焉不詳,也沒有說明消息來源,給人捕風捉影的感覺。如《公關世界》1999年第2期刊登的《胡志明愛情悲劇的啟示》,作者是“(安徽)徐永森”,其中寫道:“1949年,中國大陸解放之後,那位女共產黨員已經成為中國南方某省的高級領導人,但她始終獨身一人。”“1968年去世。”2008年初,我在網上看到了更早一篇介紹胡志明婚戀的文章的剪報圖片,文末署名是“權延赤”(紀實文學作家)。可以想見,在中國大陸,胡志明有中國戀人的傳聞已經傳開有一段時間了,但只是作為一種獵奇的文字出現,有加工渲染、以訛傳訛之嫌,經不起推敲。因此,當我看到《武漢文史資料》上這篇主要依據作者親耳所聞、親眼所見撰寫的文章時,非常興奮,覺得有必要大力傳播這一信史,以正視聽。

    起初,我是在免費網頁空間上發佈此文。2003年初,中越網作為中朝網(dprk-cn.com)的一個目錄(dprk-cn.com/vn)出現。2005年底,中越網(viet.com.cn)有了自己的功能變數名稱和空間,此網頁隨之從http://dprk-cn.com/vn/ho_chi_minh_and_his_chinese_wife_zeng_xueming.htm移至http://viet.com.cn/zeng_xueming.htm。2010年12月,中越網改用功能變數名稱vn84.tk,此網頁網址變更為http://vn84.tk/history/ho.chi.minh/zeng.xueming.htm。

    以前我在此文中用方括號夾註的形式,校訂了一個錯誤,現在將此夾註抽出,恢復文章原樣。這個錯誤是:文中說1926年曾雪明與李瑞(胡志明)在廣州舉行婚禮,“孫中山亦派員賀禧”。而事實上孫中山於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逝世。再,文章第一段寫的“1992年”胡志明在法國勤工儉學,是明顯的文本錯誤。

    另,廣西社會科學院東南亞研究所、廣西東南亞經濟與政治研究中心主辦的月刊《東南亞縱橫》(Around Southeast Asia)2001年第12期刊登了黃錚(廣西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的《胡志明和他的中國妻子曾雪明》一文,其內容比孔可立的文章豐富,細節也有所差異。

 

青年時期的曾雪明晚年的曾雪明

 

 

胡志明和他的中國夫人曾雪明

孔可立

 

    越南民主共和國的締造者胡志明主席,1890年5月19日出生於越南義安省南檀縣南蓮鄉金蓮村一戶普通農家,父親阮生色,母親黃氏鑾。胡志明青年時代就受到反法運動的影響,積極投身到越南民族獨立和解放及爭取世界和平運動之中。早在1992年在法國勤工儉學期間就和周恩來、李富春、蔡暢、王若飛、肖三等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也與中國革命結下了不解之緣。1930年2月3日,他在香港親手創建了越南共產黨,1931年在香港遭港英當局逮捕,關押一年半時間。1942年去重慶會見蔣介石與周恩來途徑廣西時被國民黨逮捕,關押監禁一年有餘。從胡志明投身革命起,一生中的很多時間都在中國參與中國革命亦在中國指導國內的獨立革命解放運動,反法、抗日及抗美鬥爭。直至1969年9月2日與世長辭。胡志明主席將畢生的心血獻給了他的國家,他的人民,獻給了中國革命和爭取世界和平事業。他本名阮必成,曾用名阿三。為了革命鬥爭的需要,從1918年起他先後使用化名,筆名阮愛國、李瑞、王達人、宋文初、胡光、平山等名字,直到1942年8月在中國廣西德保縣被國民黨逮捕前才正式使用“胡志明”這個後半生不再改變的名字。

    今年時值胡志明誕辰111周年,越南人民和中國人民乃至世界各國人民都不會忘這位歷史偉人。胡志明的個人生活還鮮為人知,在世人的眼堙A胡志明終生未婚,沒有愛妻,沒有兒女,沒有體驗到天倫之樂和家庭的溫馨。他只是越南的“人民之父”,是締造共和國的領袖,是越南人民信念、希望、意志、勇敢、自由和幸福的象徵。

    這堙A在我們緬懷這位令後世崇敬的歷史人物的同時,向世人披露一段不為大家所知的但催人淚下、魂牽夢縈的胡志明婚姻生活的秘史,這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胡志明的中國夫人曾雪明。

    我的岳父曾柱雲1916年生於廣州,1994年在武漢逝世。生前系鐵道部第四勘測設計院的一位總工程師。我的岳公名曾錦湘,生於清庚辰光緒6年(1880年)。錦湘公有兄妹10人,最小的麼妹嫁給了孫中山的政治顧問即蘇聯共產國際代表鮑羅廷的翻譯越南人李瑞,而李瑞就是後來的越南民主共和國的締造者胡志明主席。

    曾雪明,1905年10月生於廣州,原籍廣東梅縣鬆口鎮。其父曾開華因數度留居美國檀香山經商,致使全家信奉基督教,甚為虔誠。這是一個較為殷實的家庭,曾開華一生娶過二妻,前妻潘氏生有二子一女,後病逝。老二為曾錦湘,續弦梁氏有7女,曾雪明是最小的女兒,雪明於1912年至1917年在廣州市讀私塾,並先後在廣州真光小學和第十四國民小學讀書。1915年曾雪明10歲時,76歲的父親曾開華在香港逝世。雪明於1918年至1921年在廣州市米市街其姊開的曾雪清醫務所學做助產士。1921年至1923年又隨姊曾雪清在廣州市東山育嬰院做護士。1923年春,姐姐雪清資助雪明去番禹高小讀書,翌年6月姐姐不幸病逝。曾雪明改入廣州保生助產學校讀書。1925年畢業後,由保生學校校長黃玉英推介,前往廣州羅秀雲醫務所任助產士,這時曾雪明正好20歲。

    當時廣州正處於中國大革命的高潮及中心地,何香凝、鄧穎超、蔡暢在廣州開辦了婦女運動演習所。受革命思想的影響,曾雪明也時常去婦運所聽演講,參加活動,結識了鄧穎超、蔡暢並成為好友。而胡志明在莫斯科東方大學畢業後,受共產國際派遣任蘇聯派往中國的顧問鮑羅廷的翻譯,于1924年11月來廣州,化名為李瑞。1925年的一天,曾雪明去婦女運動演習所找蔡暢,下樓時在樓梯拐角處巧遇正要上樓的李瑞,不經意的禮讓和對視之中,李瑞被曾雪明高雅的氣質,漂亮而充滿青春魅力的身姿所深深吸引。上樓後禁不住垂詢蔡暢,剛剛離去的少女芳名及有關情況。蔡暢見李瑞情有獨鐘,便會意地介紹了曾雪明的情況。並與鄧穎超一起做紅娘,使這對有情人建立了戀愛關係。

    當時曾雪明僅知道李瑞是鮑羅廷顧問的翻譯,是越南革命黨人。當時的舊中國,封建意識濃厚,女性是絕少自由戀愛的。何況李瑞是越南人,35歲尚未結婚,年齡也不小了,曾家是否能同意這門親事?好在曾雪明的家庭教育和自身素養是開明進步的。為了考證李瑞的人品才學,我的岳公曾錦湘(曾錦湘早年留學美國,並和孫中山是故交,精通5門外語,文筆精絕,曾應孫中山之請為其撰寫文章。但不問政治,拒絕孫中山之請出任仕途,以大學教書為生,73歲去世。)專程請李瑞來作了一次長談。交談之中,李瑞的謙朴、務實、自信、熱忱、遠見卓識、獻身精神、豐富的閱歷及精熟純正多國外語表達能力令我的岳公曾錦湘深為折服。他代表曾家同意了這門涉外婚姻。

    1926年曾雪明與李瑞在廣州正式舉行婚禮,鄧穎超、蔡暢作為證婚人、媒人主持了婚禮。蘇聯顧問鮑羅廷,顧問助手張太雷到場祝賀,孫中山亦派員賀禧,婚禮熱烈而隆重。婚後的生活是幸福而又甜蜜的。這也是胡志明年譜中唯一沒有文字記載的近一年的空白時間。這短暫的不到一年光陰,曾雪明李瑞沉浸在和諧幸福之中。同時李瑞將革命思想不斷教育著曾雪明。1926年6月至12月李瑞之妻曾雪明在何香凝創辦的婦女運動講習所中整整學習了半年,經講習所學員鄭福如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就在1926年底曾雪明懷孕了,這是胡志明的親骨肉,李瑞喜出望外,盼望儘快做上父親。但雪明的母親梁氏得知此事後,深恐女兒生小孩後會隨夫離去,力勸女兒墮胎。因為此時雪明的兄妹10人中,除了二兄曾錦湘(即我的嶽公)均已相繼離散,梁氏所生7女,多已病逝,僅存雪明一個女兒在近前。父親早亡,母親暮年孤獨,雪明母命難違,為盡孝道,顧及不了丈夫李瑞的苦苦相求,忍痛含淚做了墮胎手術,留下了終生遺憾,此時距結婚不到一年。

    中國革命形勢急轉直下,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策劃中山艦事件,徹底背叛革命,瘋狂圍剿捕殺共產黨人,白色恐怖血腥的屠殺震驚了世界。在嚴峻的形勢下,李瑞按共產國際的指示無法攜帶家屬便隨蘇聯顧問團經武漢轉上海,後經海參威赴莫斯科。自此天各一方,夫妻分離。由於曾雪明過去認識的革命志士相繼被捕或轉移,無法再與李瑞取得任何聯繫。悲傷絕望之餘她只得來到母親身邊,在順德縣勒流圩余家園當助產士。不久由於母親患病辭職回家奉母直至母病癒,又轉至順德樂從群安社任助產士。有一次休假回母親家時,剛好遇到一位勒流圩的女教師黃雅雄。黃女士告訴她,其丈夫李瑞曾從上海寄給一封信至勒流圩餘家園,代收此信的是一個叫余博文的人。他不但沒有轉交此信,反而私拆了信函,閱後隨手遞給在場的黃雅雄女士傳看。其後余博文竟將此李瑞寄曾雪明的信一撕了事。在交通落後,戰亂疊起,郵遞十分困難的那個歷史時期,收到鴻雁傳書該是多麼不易啊!可雪明未能奉讀此至關終生的信函。黃雅雄告之,據她的回憶,李瑞告訴雪明他在上海平安無事。約定了日期要妻子雪明馬上趕至上海一同出國。若未能如期赴約,將無法等待只得獨自出國云云。然而此時距李瑞所約之期相距甚遠矣!曾雪明只能仰天長歎,暗自飲淚。

    1929年12月李瑞去香港化名宋文初。1930年2月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親自在香港九龍組建了越南共產黨。1931年6月宋文初在香港被港英政府逮捕,關押在維多利亞監獄。為打這場官司,宋文初(即胡志明)找到曾雪明的群姐,得到了群姐的熱情援助,群姐請律師幫宋文初打勝了這場官司。曾雪明從群姐那堭o知宋文初就是李瑞,是自己的丈夫時,專程趕到香港探監,但未能謀面,傷心而返。後當群姐落魄時,雪明為感激她曾援助過自己丈夫的俠義心腸,亦傾囊相助。

    曾雪明在群安醫社做助產士直至1932年母親梁氏去世。後前往東莞縣群安醫社做助產士。這家醫社也是順德樂從群安醫社的分支機搆。曾雪明孑然一身至1934年假期時返回廣州,恰好巧遇在保生學校讀書時的教師張素華女醫生。張素華盛情邀請雪明在她的診所做助產士,自此雪明又回廣州定居。

    曾雪明痛下決心,守節如玉,從一而終。她冥想苦思夫妻再相聚的一天能夠到來。日月如梭,轉瞬迎來了新中國的成立。

    1953年曾雪明響應政府的號召從張素華診所加入到廣州西區第八保健站工作,1958年併入廣州西區大聯盟保健站繼續任產科醫生至退休,孤身一人直至1991年飲憾去世,享年86歲。

******

    胡志明1912年去法國,自己起名阿三,在法國輪船上做雜工6年,經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他下船定居法國取名阮愛國,投身到反法西斯殖民統治、法國革命和越南民族解放運動之中,先後在凡爾賽和平會議期間向協約國提出了越南獨立8項要求備忘錄,組織了“殖民地聯合會”。創辦了《巴黎週刊》,主辦了《勞動報》。1922年在巴黎結識了赴法勤工儉學的周恩來、蔡暢、趙世炎、李富春、肖三等並結為摯友。1923年9月介紹趙世炎、陳延年、陳喬年、王若飛、肖三加入法國共產黨。10月赴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革命理論。同學中有張太雷及加入法國共產黨的除肖三外的另4位同志。1924年11月1日化名李瑞被派往中國擔任孫中山大總統的政治顧問鮑羅廷的翻譯。在廣州期間,他一邊幫助中國革命,一邊組織“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創辦《青年》刊物,在廣州共出版88期。訓練了一大批越南革命志士。自從他與中國女性曾雪明結婚後,一直沿用李瑞這一化名。1929年在莫斯科改名為宋文初。1931年6月宋文初在香港組織革命活動中被港英當局逮捕。1933年初出獄。在宋慶齡的幫助下,和蘇聯共產國際取得了聯繫,自香港至上海,經海參威去莫斯科直至1938年。

    1938年受共產國際的委派胡志明和葉劍英一起回到中國,這時更名為“胡志明”,自此以後不再更名。史料中,“胡志明”三字在他前52年的生活歷史中從來未曾出現過。是否是因胡思愛妻曾雪明以志之,定名“胡志明”只有他本人能解,我們只有猜測了。1942年8月27日胡志明在廣西被捕,關押獄中14個月,倍受折磨。獄中胡志明寫下了一百三十三首中文詩,現摘其中三首發表。

 

夜冷

秋深無褥亦無氈,

縮頸弓腰不可眠。

月照庭蕉增冷氣,

窺窗北斗正橫天。

 

獄丁窺我之士的

一生正直又堅剛,

攜手同行幾雪霜。

恨彼奸人離我倆,

長教你我各淒涼。

 

難友之妻探監

君在鐵窗堙A妾在鐵窗前。

相近在咫尺,相隔似天淵。

口不能說的,只賴眼傳言。

未言淚已滿,情景真可憐。

 

    1943年9月胡志明出獄。1945年日寇投降,胡志明領導越南人民發動8月革命,奪取政權。1945年9月2日胡志明在河內巴亭廣場發表《獨立宣言》,宣告越南民主共和國成立。1946年2月3日胡志明正式當選為越南民主共和國第一任主席。

******

    胡志明主席經歷了與曾雪明飽受磨難的婚姻之後,由於聯絡中斷,一心報國,亦是獨守終生不曾再婚。年深日久,這一段至死夙願未償的國際婚姻的內幕,被歷史的塵埃所掩埋,可謂知情者寥若晨星了。

    而曾雪明在結婚之際,僅知丈夫是越南革命志士,大名李瑞,是蘇聯顧問鮑羅廷的翻譯。既不知李瑞是化名,更不曾想到丈夫日後會成為越南民主共和國的締造者和領袖。直至1950年5月19日,曾雪明在文匯報上看到了胡志明的肖像和中共中央及毛澤東主席發給越南共產黨主席胡志明60大壽的賀電與胡志明的生平事蹟文章,才真正意識到多年來魂牽夢縈的丈夫就是胡志明主席。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曾雪明通過種種途徑設法與胡志明聯繫,但均未能如願。

    1958年,廣州醫務衛生界進行整風,大鳴大放,同事中有人指證曾雪明與胡志明(李瑞)的婚姻關係不明,驚動了衛生部門領導。數度質問,指出“人有同名,事有誤會”,此一國際婚姻定不可信,橫加指責。根據曾雪明提出澄清事實的請求,且事關重大,衛生部門至函全國婦聯主席蔡暢同志。事隔不久,蔡暢同志復函廣東省委,肯定了李瑞即是胡志明的化名,並證實了曾雪明和胡志明的婚姻關係。當時的廣東省委書記區夢覺親自帶領兩位婦聯幹部會見了曾雪明。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也曾派人去廣州拜會曾雪明。但此事終究涉及兩國關係,胡志明是否知道妻子曾雪明尚在人世,為何不通過中共中央尋覓失散多年的愛妻就不得而知了。

    事過境遷,滄桑巨變,胡志明與曾雪明均已作古,我衷心祝願兩位老人九泉之下能重溫舊夢,再度團圓。逝者已矣,歷史的真實卻應還其本來面目!

    曾雪明在我妻子這輩人中被稱為十姑婆,她在一生86年中都守在廣州這塊能日日夜夜勾起她舊夢的戀土之上。她虔誠地信奉基督教,日夜祈禱李瑞平安。1988年我和拙荊前往廣州看望曾雪明十姑婆時,她還惦念著已離她而先去的胡志明。她詳細地向我們講述自己同胡志明相識、相知、相愛到走迸婚姻殿堂的過程。還把她的珍貴照片和她寫胡志明的親筆信交給我們保存。目前我妻手中保存著的尚有胡志明(李瑞)當年贈送給曾雪明的紅寶石訂婚戒指和一幅蘇聯顧問鮑羅廷賀贈的空花窗簾。這些紀念品將成為我家永遠緬懷這對敬愛的老人的傳家寶。

    時值胡志明誕辰111周年,曾雪明誕辰96周年,筆者作為武漢市文史研究館館員、市政協委員、書法藝術家深感有責任和義務撰寫此文,藉以憑弔篤志不渝、飽受感情折磨、獨居一生的十姑婆曾雪明和獻身自己的祖國、獻身中國革命和世界和平事業且終生不再娶妻的領袖人物胡志明。他們忠貞不渝的愛情將永垂青史。

(作者系武漢市文史館館員)

編輯 徐雙明


本頁最後編輯時間: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3-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朝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