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日誌 目錄 新聞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歷史 商城 論壇 简体 Vietnamese English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共和國密使》

權延赤 杜衛東 著

光明日報出版社1990年11月第1版

 

《共和國密使》越南相關內容輯要

一業輯(06/03/15)

 

    一業按:紀實文學《共和國密使》講述1964-1968年,以段蘇權為組長的中共中央駐桑怒工作組,幫助老撾的抗美救國戰爭和根據地建設的故事,伍修權(時任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副部長)作序。該書披露了中越兩黨、兩國在“同志加兄弟”關係時期就已存在的隔閡和矛盾。現將該書中有關越南勞動黨、中越關係、越老關係的內容擇要摘錄而出,並注明其在原書的頁碼,供關心越南問題和中越關係史的人士參考。

    ……凱山·豐威漢總書記提議中國派一個工作組進駐老撾中央,進行調查。經過討論,兩黨之間就此問題達成一個口頭協議。

    僅是口頭協定,沒有形成文字。那微妙所在便是越南勞動黨。對此,老撾方面明白,中國共產黨心堣]有數。

    早在30年代,越南、老撾和柬埔寨的共產主義革命者,便同屬於那時成立的印度支那共產黨。党的領導絕大部分是越南同志。在長期共同的革命鬥爭中,他們形成了一種特殊關係。老撾和束埔寨的黨實際上相當於印度支那共產黨的兩個省委。1945年日本投降後,老撾和柬埔寨的黨獨立了,但由於歷史的淵源和鬥爭的需要,他們仍不得不服從河內的領導。而河內的一些主要領導同志也從未放棄在印支半島建立印度支那聯邦的設想。正是這一原因,河內的領導同志既需要中國對整個印度支那革命事業做出巨大援助,又不願意中國與老撾、柬埔寨的黨發生直接關係,從而增強這兩個黨的獨立性。

    果然,當老撾黨將他們與中國共產黨達成的口頭協定通報越南勞動黨,徵求意見時,沒有得到期待的嘉許。越南勞動黨提出,中國党和政府應通過越南來實施對老撾的各項援助。

第14-15頁

 

    ……中國駐河內特命全權大使朱其文的專車駛入了越南民主共和國外交部。奉周恩來總理之命,朱其文向越南政府通報了老撾的要求,中老兩黨協商的內容以及我們擬派一個工作組到桑怒的全部設想。面對朱其文真誠無私的表示,越南方面儘管還有部分人心埵雪Q法,但多數領導同志表示了理解和信任:

    “中國同志一貫奉行國際主義原則.無論在政治上還是經濟上,都對越南人民予以了慷慨無私的援助。這一點我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對於中國同志援助老撾人民的真摯願望,我們同樣表示感謝和歡迎。因為印度支那三國人民的反美鬥爭是互相支持,彼此呼應的。對老撾的援助,實際上就是對越南的援助。”

第16頁

 

    下午,溫泉賓館的小會議室堙A又坐滿一批出類拔萃的人物。有中國的周恩來、陳毅、羅瑞卿等同志;有越南的胡志明、黃文歡、陳文榮等同志;有老撾的凱山·豐威漢等同志。

    3個兄弟黨的領導共同會談老撾問題。越南黨內有些同志有建立印支聯邦的思想,對此周恩來心中有數、中國党的領導人心中都有數,所以有時交往很艱難。這一次不然,胡志明和黃文歡都是與中國同志、中國人民有著極深厚的友誼和感情的。胡志明主席逝世前,講的一直是中國話,這是人們都知道的。黃文歡這位越南勞動党的創始人之一,優秀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在越南大肆反華之後,為了同黨內那些反華勢力作鬥爭,至今仍住在北京。

第31-32頁

 

    用中央負責同志的話講,“殲滅戰的問題,不但老撾不懂,越南也沒有很好地解決。要反復給他們講這個問題……”

第51頁

 

    飯後,將軍一行被安排在駐河內使館。朱其文向工作組詳細介紹了越南和老撾的情況,以及相互間微妙的關係。

  “這麼說,越南方面是不會在工作上為我們提供便利條件嘍?”將軍面色沉重。

  “不妨礙就不錯了。”大使弦外有音,“越南不希望我們和老撾直接發生關係。唉,咱們的援老物資幾乎全部被越方扣下了,一小部分被他們調了包,以他們的名義‘援助’了老撾。就是你出錢,我請客。這堛瑤ぞ攭M微妙關係,你們慢慢會有體會。”

第64頁

 

    ……越南軍隊幾次進攻受挫,胡志明和他的優秀將領武元甲見部隊損失大,不得不停止軍事行動。

  於是,正在進行的關於印度支那問題的日內瓦會議,談判也陷入僵局。中國周恩來總理的軍事秘書雷英夫對武元甲說:“奠邊府必須拿下來,否則什麼也談不成。”武元甲說:“打不了了,我們損失太大,組織不起來了。”

  總理聽過彙報,派伍修權將軍到越南民主共和國總理範文同下榻處。怕有竊聽,躲進衛生間,放開水龍頭掩蓋談話:“奠邊府一定要拿下來,不然法國人就不會坐下來跟我們老實談。”伍修權小聲說。

    範文同點頭承認,但心有餘力不足:“奠邊府工事堅固,守備力強,我們重武器上不去,攻幾次不行……”

    “我們可以做出一切必要的援助,並打算派韋國清同志到那堨h幫助指揮協調……”

第70-71頁

 

    將軍耳邊又響起副總理李富春同志的談話:

    “老撾主要是發動群眾,建設根據地……他們認為只有民族問題沒有階級問題。沒有地主有富農吧?沒有富裕富農有富裕中農吧?總有奴隸主吧!總要有階級分析,不承認階級,怎麼能進行階級鬥爭發動群眾呢?……不只是老撾,越南同志這個問題也沒解決,認為老撾沒有階級分化,或者是分化不嚴重不明顯。”

第82頁

 

    段蘇權耳畔又響起羅瑞卿在南池子鍛庫後巷甲1號的談話:“那媢L去是越南黨的一個支部。你們任務中關於傳達兩黨中央意見這條,我抹掉了,怕引起越南誤會,以為我們直接和老撾發生聯繫……不要超過越南黨去插手。”

  “越方是第一線,我方是第二線。假如我們不調整和越方關係則會出大問題。”

  段蘇權還想起最近中央發來的指示:“要尊重寮越雙方的傳統關係,對寮越方的特殊關係,我們不支援,但要承認……”

第83頁

 

    “什麼香農的情況同中國雲南少數民族的情況相似,雲南的情況就是雲南的情況,老撾的情況就是老撾的情況。老撾並沒有什麼階級分化!”

  這位越南軍事顧問團團長陳遠飛就是這樣聲大氣粗地說,並且敢於直接攻擊中國:“你們土改搞鬥爭,結果樹敵太多,出現了反革命還鄉團,不能搬用中國的作法!”

  為此,雙方發生激烈爭論和抗議,使老撾的同志很尷尬。

  越南人滲入了老撾解放區和武裝部隊的最基層,控制了所有的實權。每一個縣,部隊每一個連,都有越南顧問。當年入老參戰的龔利軍曾回憶說:

    我們部隊同老撾打交道,什麼事都得通過越南人,否則就辦不成。到村子堨h聯繫事,先要打聽越南顧問在哪兒。老撾人民對越南顧問從心底是不滿、甚至仇恨的。他們總是說:“你們看麼,哪個戴貝蕾帽,身前身後有姑娘侍候著的哪個就是。”越南顧問無一例外地“玩姑娘”,幾個十幾個的玩。記得我第一次到村子媔V南顧問的房間去,一進門就愣住了。越南顧問倒是熱情迎上來,可是牆上有張很大的彩色照:那個漂亮女人在越南顧問身後赤裸裸地挺出兩乳,腰肢塌下去,翹起渾圓的屁股,就那麼個姿式沖著我們笑。我們中國軍人哪里見過這種東西啊?這個越南顧問給我們留下的印象很不好。他的水壺上和槍托上也都刻畫了裸體女人照 。他的一切生活都由老撾女人照料伺候。和我們中國軍人形成鮮明對照。我們在老撾2年多,除了喝的是老撾水,其他一切生活用品都是從國內運來。更叫我們氣憤的是越南人那個時候就開始了敵視中國人的宣傳,甚至是極其惡毒下流的誣衊。

  有次,我們一位同志上廁所,發現有個老撾女人偷看。後來這個女人跑了。這件事很奇怪,最後還是翻譯把事情弄清了。那是因為中國軍人嚴明的紀律使越南人的行為更顯惡劣。一個越南顧問同老撾女人睡覺時,這位老撾女人說 :“你們太壞了。中國人好,中國人從來不玩弄我們。”這個越南顧問竟惡毒地說:“你不知道,中國才惡呢,中國軍隊出國前,把軍人的雞巴全割掉了。”老撾女人不信:“你胡說。”越南顧問說:“我不瞎說,他們來這麼長時間了,你見他們有一個能和女人睡覺的嗎?全割了 !”這位老撾女人不信,就跑到廁所去偷看,她看見真實情況後,跑回去沖越南顧問喊:“你造謠!我看見了,中國兵也有,沒割!”越南顧問竟胡說:“不是那種割法,用不著全割掉 ,堶惆茪@下子他們那玩意兒就不管用了。”老撾女人搖頭:“我不信,中國人就是好,幫我們千活,給我們鹽巴和手電筒,還給我們修公路。”越南顧問火了,竟把老撾村民召集起來,宣傳說:“中國人欠了我們許多錢,他們還不起,就提出用修路的辦法來頂替還錢,我們照顧他們,同意了。你們看見中國人修公路,其實是用我們越南的錢,是我們越南在支援你們老撾人。”

  越南人對老撾的控制,從當年工作組成員胡正清同志的回憶中便可看清:

    老撾人民軍總參謀長西沙瓦設家宴招待我們。過去我們很熟,一見如故,無話不談。我一開始就問:“總參謀長的身體好嗎?”西沙瓦回答說:“最近心臟有點不太好。”我就勸說:“那你就去住院治療一段吧。心臟病越累越嚴重,不要太累了。”西沙瓦說:“老撾沒有條件,現在我就是吃你們張大夫開的藥,這堣]要謝謝謝張大夫!”

  我想了想,建議:“必要的話,歡迎你去北京治療。北京市地方有協和醫院,軍隊有301醫院,都很有名。只要你工作不忙,隨時可以去。”

  這位總參謀長西沙瓦不無情緒和牢騷地說:“我的工作有越南顧問管著,有我沒我一個樣,反正是他們說了算,我什麼時候都可以離開……”

    席間,談笑風生,毫無拘束。西沙瓦乘興說:“老撾鬥爭形勢很好,我們從內心感謝毛主席和中國並產黨。因為是在熱帶山嶽叢林作戰,被服損耗大 、彈藥補給不足……”

    我明白他的意思,說:“中國人民堅決支持老撾人民抗美救國鬥爭。今年的軍援,已按協議執行,不知貴方還有什麼想法?”

  西沙瓦坦率地說:“中國援助非常可觀,可惜我們不能按計劃如數得到。”

  我追問:“上哪里去了呢?”

  西沙瓦苦笑:“中國援助我們的物資,是通過越南輸送的。至於運到哪里去了,我們不便查問……”

第83-86頁

 

    “蘇權同志.你彙報中談了中、越、老三方關係問題,”周恩來聲音轉低,他在強調一個問題時才會將聲音放低。“從整體上你怎麼認識這個問題?”

  段蘇權沒有馬上回答。不是沒想透,而是考慮用什麼樣的話來簡單明確他說出想法。

  “抗美第一,團結第一。努力協調,積極疏導。”段蘇權一邊思索一邊回答。

    “好,有這樣的戰略眼光就好。抗美第一,團結第一。”周恩來讚賞地點點頭。他來河內,已經知道越南《人民報》用顯著篇幅登載歷史上越南民族英雄抗擊“北方侵略”的文章,段蘇權也講了中越雙方在老撾發生的某些不愉快的事情。總理曾有所擔心憂慮。怕我們的工作組與越方在老撾產生矛盾而影響老撾乃至整個印度支那的革命事業……

    段蘇權的回答使他放下了心。

  周恩來沉吟片刻,一手扠腰,一手撫著下頦說:“從目前情況看,即使我們出動大批軍隊援寮,越方部隊和顧問履行國際主義義務,支援老撾,他們會留下來與我們並肩戰鬥。因此,在將來處理好三方關係是一個極重要、極複雜的問題,非有戰略思想不可。”

  停頓片刻,周恩來換了堅定的語氣:“但無論如何,軍事行動本身要求高度的集中和統一,客觀形勢決定了我們必須承擔起這副重擔子。”

 

  三黨會談之後,周恩來曾為越南民族英雄征側征貳陵墓獻了花圈。征側征貳姐妹是在東漢時期的起義軍領袖,史稱二征起義。起義受到東漢光武帝的鎮壓,兩姐妹壯烈犧牲。周恩來這一表示,使越南同志深受感動。

  之後不久,應越南政府請求,大批中國軍隊先後進入越南北方和老撾,支持印度支那人民的抗美救國戰爭。當時中國人民的決心和口號是:不惜做出最大的民族犧牲。

第101-102頁

 

    段蘇權放下茶杯,開始彙報。他在彙報中重新提出自己在外事會議上談過的一個觀點:“我們應該採取後發制人的辦法。當戰人燒到國土或接近國土時再出兵越南,在政治上軍事上更為有利。”

  周恩來想了想說:“美國想把戰爭擴大到北越,威脅到中國安全。我們不能不考慮出兵援助。戰爭打到河內,我們就要出兵!”

第118頁

 

    6號公路是老撾桑怒連結越南河內的唯一通路,被稱為胡志明小道。在老撾境內全長300多公里。它不僅是寮中央駐地桑怒那垓村與國外聯繫的唯一公路,也是老撾解放區通過越南迂回到上寮的豐河堙A中寮的川壙和下寮的阿速坡去的唯一公路。美國人為了切斷這條“胡志明小道”,從1965年3月31日開始轟炸,短短幾天,便向老撾一側的小道上傾瀉了上百噸的炸彈,把“胡志明小道”攔腰斬斷。這樣,一切外援便無法進入老撾解放區,也無法通過老撾境內滲透到越南南方解放陣線的手中。

第120-121頁

 

    “今天天氣真好啊!”越南顧問總團團長望著野外的天空感慨。他叫阮仲永,是越南勞動黨中央委員、清化省委書記,原任越南第四軍區政治委員。他個子不高,黧黑的面孔,微陷的眼窩堙A兩隻亮晶晶的眼睛格外有神采。他經常穿著一身黑色的胡志明裝,是個精明強幹的領導者。他直接領導兩個分團;一個是地方團,一個是軍事團。地方團的顧問,遍佈寮中央各部門及地方各省、縣。軍事團的顧問,也派到巴特寮總指揮部各部門及各獨立營甚至省獨立連。所有顧問都能講一口流利的老撾話,由此可以看出他們來老撾的時間已不短。

  越南就是通過這些數以千計的顧問們,牢牢控制了老撾人民黨、愛國戰線和軍隊。

第127-128頁

 

  宴會正式開始了。

  來賓依次進入坐席。蘇發努馮主席和凱山·豐威漢總書記坐在正中,依次是越南顧問總團團長阮仲永,中共中央駐桑怒工作組組長段蘇權……

    外文場合的坐次是極講究的。越南顧問總團團長阮仲永被排列在來賓中的第一位,排在段蘇權前面。這是為了顯示越老之間的特殊關係。

  1930年,阮愛國(即胡志明主席)創建印支共產黨,領導印支三國人民進行了長期艱苦的鬥爭。至今,老撾黨的所有大政方針仍要和越南勞動党“共商”。從越南領導人的內心來講,他們有不少人都是希望最終能建立起一個印度支那聯邦共和國。

  在老撾解放區,老撾有一套黨政領導班子,越南秘密地還有一套;萬象就有兩個秘密省委:老撾一個,越南一個。越南省委領導的公開身份是寺院堛漫M尚。

  段蘇權將軍曾回憶過這樣一件事:

  記得那次我陪凱山·豐威漢途經河內,出訪中國。汽車進入越南通向河內的公路後,前方出現一輛卡車。卡車司機無禮,任憑我們的吉普車一個勁鳴笛,他就是不給讓路。6號公路路面狹窄,一般只能單車通過。卡車司機壓在前邊把我們壓了幾十公里。凱山同志氣壞了,在一個路口,吉普車終於猛衝到前邊,急刹閘,將那輛卡車攔阻下來。凱山跳下車,訓斥那名越南司機,越南司機態度很凶蠻。凱山從兜堭ルX一個證件,朝那個司機一舉,那司機的腿立刻軟了,臉色變得煞白。

  越南邊防派出所的人聞訊趕來,一見凱山的證件,立刻將那名司機扣押起來,並對凱山敬禮,請他上車。原來,凱山拿的是一張特別通行證,只有越南勞動党政治局委員以上的幹部才發給。

  由此可見越南黨與老撾黨關係之一斑。

第129-130頁

 

  現在40歲以上的人,都可以清楚地記得,越南南方解放陣線和老撾愛國戰線,在當時是公開的旗幟,經常在報紙上見到。而“勞動黨”和“人民黨”卻很少見到,或者沒有公開見到。因為抗美救國是一場民族解放戰爭,需要建立各階層人民廣泛參加的統一戰線。而統一戰線恰恰是毛澤東將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的實際相結合,創造的。蘇聯沒有,東歐各社會主義國家都沒有。胡志明曾長期生活戰鬥在中國,對於建立統一戰線的意義和組織領導方法,都是非常熟悉的,並靈活運用到了印度支那三國。

第131-132頁

 

  其實,老撾人民吃飯是用手抓,並不使用筷子。越南人和中國人一樣用筷子,卻也有不同。那筷子幾乎有一尺長,使用時,一端夾菜,一端撥飯;夾菜的一端不能吃飯,吃飯的一端不能夾菜。越南人使用熟練,不用倒手,中國人若學起來就笨了,需用另一隻手幫助倒一下,有時忘了,夾菜的一端便用來吃了飯,引得越南人發笑。這樣看來,越南人使用筷子比中國人還要有藝術水準。

第132-133頁

 

  因為是第一次參加潑水節,而且又是給老撾党的領導人潑水,工作組的同志一時有些拘束,不忍心將他們的衣服弄濕,只是象徵性地用樹枝蘸上水灑在他們的身上。

  “謝謝中國同志,謝謝中國同志!”

  老撾党的領導人承受著“雨露滋潤”,連連道謝。

    外面一陣喧鬧,是越南顧問團在阮仲永的帶領下給寮中央領導人潑水祝賀來了。段蘇權和中國工作組的同志們便起身告辭。

  這埵釣ЙL妙的關係不好處。

  工作組的胡正清曾經參加巴特寮總政治部舉辦的第二期政治集訓,就因為同老撾同志關係友好親密而引起越南顧問的戒備與排斥。他說:

    ——下午,我參加班堸Q論,收集材料。休息時,我走到哪里,哪里的巴特寮就把我團團圍住,友好交談……

    當我從巴特寮中間回到臨時辦公處時,越南顧問對我開始戒備。原來,他同政治部副主任松旺談工作都是用老撾語,現在改為用越語。我們只有老語翻譯,請他仍用老語,他說:“越南人應講越南本國語言。”松旺發現越南顧問“吃醋”,很尷尬。想改變原來的安排,讓我去住招待所,我堅持留在集訓班,沒走。

  晚上,我參加討論彙報會。老撾人用老語彙報情況是無可非議的。越南顧問卻無理要求:“你們都用越語彙報。我的老語水準不高,怕翻譯不準確。”我說:“本國人還是講本國語言為宜!”松旺怕我同越南顧問鬧起來,馬上調和道:“同志們彙報時既可以講老語,也可以講越語。我來當翻譯。講老語時,我翻譯成越語。講越語時,我翻譯成老語。”

  各班彙報之後,松旺用越語同越顧問交談,準備請我講話。越顧問一面使眼色一面建議休會。我的越語不好,但同越南顧問打交道半年多,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我能聽懂這些簡單的語音。立即告訴松旺副主任:“我聽懂了,就是讓我們講,我們對兄弟國家也不會有什麼‘指示’,請休會吧!”

  越南顧問已經狼狽不堪,松旺也顯得不安不自在。

  為防止類似胡正清所遇到的這類情況再發生,所以段蘇權在越南顧問團來到時,即帶領自己的人馬告辭了。

第145-146頁

 

  段蘇權參觀了越南軍隊的一個連隊。裝甲車和汽車距連部5埵a便被擋往,越南同志解釋說:這是為了防止敵人空中偵察到連部所在地,防止轟炸。中國當年抗美援朝,如果採取這一措施,不許汽車直駛司令部,美國飛機便難以準確轟炸志願軍總部,毛澤東的愛子毛岸英便可能不會犧牲。

  段蘇權感到這確是一條好經驗。他參觀了越南連隊,同連隊堛5名華僑談了話。這些華僑作戰勇敢,與越南同志團結友愛,關係非常親密。

第163-164頁

 

  段蘇權率工作組進駐老撾桑怒時,越南軍事顧問團團長陳遠飛曾在祝酒時講過這樣一段話:

    “韋國清將軍曾經指揮奠邊府戰役,取得了最後結束法帝國主義統治越南的奠邊府大捷。我們今天用奠邊府牌酒來招待中國同志,表明我們對中國的援助是不會忘記的。中國同志今天又來到抗美第一線,幫助我們進行第二個‘奠邊府 ’戰役。為此,謹向中國人民和中國人民解放軍表示衷心感謝!”

 

  奠邊府大捷使日內瓦會議的談判有了基礎,但是問題複雜,談判一個月仍然達不成協議。

  西哈努克親王在他的善於謀劃的賓努首相的輔佐下,提出一項結束印支戰爭的方案。方案中很重要的一條內容是:不但在越南的法國武裝部隊和一切作戰軍事人員必須撤出,而且進入柬埔寨和老撾的其他國家或半島其他地區的各種性質的戰鬥單位也必須全部撤出。凡不是在柬埔寨出生的柬埔寨人都應撤出柬埔寨。

  周恩來立刻看出其中的合理性、有利於達成協定,結束印支戰爭。可是越南不願接受這一方案。由於歷史上,柬埔寨始終是越南和泰國互相爭奪的物件;由於越、老、柬三國的抗法武裝力量在現代一直是並肩戰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越南堅持這是三個民族的團結互助,不願將部隊撤出老撾和柬埔寨。

  周恩來向胡志明及其他越南同志作了大量的工作,說服他們認識到柬埔寨提案中的合理部分。……

第172-173頁

 

  7月3日至5日,日內瓦會議休會3天。周恩來不顧疲勞,先飛廣西柳州同胡志明會談,然後飛到莫斯科與莫洛托夫等蘇聯領導人會談,進一步協調彼此看法,說服他們認清主要矛盾,在越南南北分界線問題上不要提過高要求,否則,既不現實,又容易讓美國人鑽空子。日內瓦會議復會以後,周恩來立即投入緊張的斡旋工作。幾天之內,越南和法國終於達成妥協:越南接受以北緯17度為南北分界線,法國同意在協議中明文規定兩年內通過普選統一越南。

第181頁

 

    ……中國援越援老物質,都是免費運輸。援老物資經由越南時,運費也由中國付。蘇聯援越援老物質,經中國境內的運費也由中國付。……

第193頁

 

    ……越南民主共和國成立後,法國殖民軍在1946年11月20日佔領海防和諒山,12月19日又在河內對越南軍民發動“總攻擊”,越南人民處境艱難,只能在農村和山區進行遊擊戰了。直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從中國人民和政府得到了大量無私的援助,才從根本上改變了抗法民族戰爭的形勢。

第195頁

 

  “我們也是經常犯錯誤的。那時我們勸你們合作,許多同志掉了頭,軍隊剩下也不多了。第一次日內瓦協議,越南南方統統搬到北方,我們也參加了嘛!”毛澤東這種嚴格自我批評的態度使凱山深受感動,以更加敬仰的目光望著毛渾東,一眨不眨聽毛澤東講下去:“受了損失不怕,總結經驗教訓站起來接著幹就是。1927年國民黨大搞白色恐怖時,我們有5萬黨員,被國民黨殺掉一批,投降一批,第三批不幹了。剩下不到1萬人幹革命。我們那時的人到現在剩下800人,現在領導中國革命的還是這800人。”

    ……

    “現在越南南方的鬥爭比我們的抗日戰爭有發展。他們不把美帝看在眼堙A也不怕飛機,以輕武器對付敵人的重武器。敢打夜戰、近戰,用手榴彈,拚刺刀,它的飛機、大炮就失去了優勢。所以,我們要向他們學習,勸你們也要向他們學習。”

第215-216頁

 

    ……據寮方有的同志透露,凱山曾表示:在三方之間搞點平衡,關係就更好處理了。

  不過,再見到段蘇權時,凱山儘管裝出坦然,還是不免露出一些尷尬:“段同志,有個情況向你解釋一下。這個,越南同志有個想法,他們也希望能參加這個聯合工作組……”

    “組織下鄉工作組完全是老撾人民黨內部的事,我們高興的接受邀請。”段蘇權早有思想準備,坦誠痛快地表示:“越南同志參加.我們沒有意見。希望老、中、越三方團結起來,能夠為寮中央革命根據地的建設作出貢獻。”

  於是,三方聯合工作組經老、中、越共同協商,正式組成。中方負責人是中共中央駐桑怒工作組副組長,有著幾十年革命經歷和豐富鬥爭經驗的梁文英同志。帶隊下鄉做具體調查研究工作的是楊有生和劉淑湘等同志。這兩位同志分別從雲南省瑞麗縣和瀾滄縣的縣委書記崗位上調來,那堛漸螫◆P老撾很接近。

  聯合工作組組成之後,很快進駐了香農鄉香農村。但是一年多時間過去了,常駐香農試點的幹部只有寮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堤坎朋和中方的楊有生、劉淑湘。越方的同志只是在聽取彙報與研究工作時出席一下而已。

第220-221頁

 

  段蘇權對楊有生等同志明確宣佈說:“我們的建議只向老撾同志談,一個建議至多講兩次,不同越方發生爭執。”

  又過半個月,凱山未歸,堤坎朋卻帶來了越南方面的意見:原則上同意廢除貢濫制,但具體方法應是協商、談判。

  至此,中越之間的分歧已經明朗,焦點在於對貢濫主是按敵我矛盾處理,還是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

第226頁

 

  凱山點點頭,略一沉吟,說:“這樣搞你們看好不好?首先召開群眾大會批判陶會,但不處決。會後再同陶會協商談判,讓他自己留足土地後,將多餘的土地分給農民,放棄剝削特權。”

  會場靜了片刻。可以看出,這一決定既吸收了我方意見,又吸收了越方意見,但主要還是傾向越方意見。

  “我看可以。”段蘇權點頭表態。他嚴格遵守中央規定:不得干涉老撾的內部事務,尊重、執行寮中央的決定。

第228頁

 

    香農的群眾很快發動起來,各項工作都有了新的面貌。越南同志看到這一事實,便也參考了香農經驗,在其他村子進行了試點。

第232頁

 

  這是1966年11月25日夜。

  雲南省歌舞團在寮中央和地方的演出,場場爆滿。有的老撾群眾翻7座大山,涉35條溪流,追蹤100多婺禲A又等候4天,就為了看一場演出!演出增強了中老兩國人民和軍隊的戰鬥友誼,獲得老撾領導人的高度讚揚和評價。按計劃,歌舞團應當回國了。但是,越南顧問團發出邀請,要求為其機關及5萬部隊演出5場。今夜是第一場。

    謝幕了。段蘇權帶著輕鬆喜悅的心情陪同阮仲永走上舞臺,同演員一一握手。台下的指戰員們都立起身,頗有節奏地鼓著掌。當段蘇權朝台下轉身鼓掌時,卻見到一名越南幹部揚起雙臂,指揮戰士們唱起歌:

    “金星紅旗迎風飄揚——唱!”

  掌場停止了,台下響起整齊洪亮的《胡志明頌》。段蘇權鼓掌的節奏剛與《胡志明頌》的旋律取一致,臺上的中國男高音獨唱演員高保年忽然轉身,指揮全團演員放開了喉嚨:“大海航行靠舵手——唱!”

  現場頓時亂了。臺上唱毛澤東,台下唱胡志明,台下人多,臺上有擴音器而且都是歌唱的“精兵強將”,聲勢大小差不多,可說旗鼓相當。雙方你唱你的詞,我唱我的調,表面象對歌一樣熱烈,但實際上任何人都不難感覺到,雙方都是憋了一股勁、一種情緒,在暗地婺量、衝突、鬥爭……

    段蘇權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眉頭稍稍攏緊,剛才觀看演出的愉快現在被一種擔憂和不安所替代。

第235-236頁

 

  陳遠飛臉上已經沒了笑容,顯出嚴肅認真的態度:“我代表越南顧問團向你談一件事情。這次中國雲南省歌舞團為我們越南顧問團及部隊演出,公開寫出一條反革命標語!”

  段蘇權心堳噔一下,陳遠飛已經將一張紙遞過來。段蘇權展開認真看去:

    “我們必須堅持真理,而真理必須旗幟鮮明。我們共產黨人從來認為隱瞞自己的觀點是可恥的。”

  段蘇權籲口氣,平靜地望住陳遠飛:“你們誤會了吧?這是毛主席的語錄。”

  “這是一條有害於越中兩國團結的標語!”陳遠飛語氣強硬,“而且標語掛在我們平時掛胡伯伯像的地方,為此我們顧問團召開了團黨委會,決定由我向你們提出嚴正抗議。”

  段蘇權的特點就是越遇大事越有靜氣。直等陳遠飛把話講完,才不慌不忙,用一種平心靜氣的聲音回答:“這是一條毛主席語錄。在事情未調查清之前,我暫時不能接受你們的抗議。”

  “希望你們能調查清楚,嚴肅處理。”陳遠飛說罷,勉強對段蘇權笑笑,便起身告辭。

  段蘇權將情況同工作組黨委副書記粱文瑛談了,決定派人召回歌舞團于團長及負責歌舞團活動的工作組成員胡正清,向工作組黨委會彙報事件經過。

  已經夜12點了,胡正清和于團長還未回來。段蘇權臉上不露聲色,心媮椄O感覺沉甸甸。想起胡正清,便記起胡正清講過的兩件事。

  一次,胡正清和越南同志喝酒,一個林顧問酒後叫喊:“我早就想回家了,根本不想在這媟F!巴特寮的一個營級幹部還不如越南的一個排長,打起仗來全靠我們給他指揮!”另一個阮顧問見林顧問醉話出格,忙打圓場:“越老在抗法時期就是一個支部,有著特殊關係。現在,老撾的一切大政方針還都要經過我們河內,這一點也證明了兩國的特殊關係,所以他今天說話比較隨便……”

    其實,清醒的話比醉話更暴露了其想做印度支那王的面目。

  另一次,胡正清同越南顧問團保衛科李科長下中國象棋。下到中盤,李科長的過河卒又回頭吃掉胡正清一個馬。

  胡正清說:“過河卒不能回頭。”李科長說:“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往回跑,這就是我們越南特工隊的戰術!”胡正清苦笑:“我們總結出的戰術交給你們,你們拿來就先對付我們啊?”棋下到終盤 ,胡正清用車迎頭將軍,自以為贏了,卻不料李科長的相飛過河沿,吃掉了胡正清的車。胡正清忙喊:“相不許過河,你怎麼過河吃我的車?”李科長不屑地撇下嘴:“嘿嘿,這就好比我們越南軍隊到達老撾一樣,從來就不受楚河漢界的限制 !”

    胡正清面對這種“霸權主義”的“棋藝”,只有拱手認輸,氣得一夜沒睡著……

第237-238頁

 

    早飯後,工作組黨委書記段蘇權,副書記梁文瑛,委員李力、孫丕榮、李文政等同志按時來到會議室,紛紛同胡正清和于團長握手問候。

  大家坐好,會議便開始了。

  首先由胡正清彙報事件經過,于團長做補充。

  “25日我們應邀為越南顧問團演出,第一場演出他們就橫生枝節,揭開了假友好的面紗!”胡正清喝口茶水,平靜一下情緒,開始介紹:“事件是這樣發生的……”

 

    因為是來老撾慰問演出,歌舞團出國前,曾準備了一些蘇發努馮主席畫像和毛主席像章,打算贈給觀眾,作為紀念。歌舞團在國內剛經歷了4個月“文化大革命”,宣傳毛澤東思想的熱情很高。我為了不致挫傷小將們的熱情,又不把毛澤東思想強加於人,便採取了折衷辦法:將毛主席像章和蘇發努馮主席畫像放在演出場的一張桌子上,用中越兩國文字寫著:“中國雲南省歌舞團慰問演出紀念,請隨意自取。”正在佈置,越南軍事顧問團宣傳科幹事環過來,看了看就匆匆走了。

  過了一會兒.顧問團政冶部副主任鵬錫找我談工作。一坐下來就非常嚴肅地說:“毛主席是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越南人民的朋友。我們一向尊敬毛主席!”

  這麼嚴肅地講這番話,我估計他要談什麼事情,就很禮貌地說:“胡伯伯是越南人民的領袖,全中國人民也非常尊敬他。鵬錫副主任找我有什麼事情要商量嗎?”

  “是的,顧問團的首長委託我接待同志加兄弟!”鵬錫把“同志加兄弟”咬得很重,“我的接待工作有什麼缺點,請不要客氣提出批評,以便改進!”

  我有些困惑不解,語氣不對勁呀?莫非歌舞團個別人對接待工作不滿,講了怪話?我忙說:“中國有句話,叫做賓至如歸。我們來到顧問團,確有這樣感受。謝謝同志們的熱情接待,沒有什麼意見。”

  鵬錫沒等我把話說完就拿出一枚毛主席像章放在桌子上,然後說:“毛主席是中國人民的領袖,贈送毛主席像章是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因此,我建議歌舞團將毛主席像章統一贈給我們,然後由我們代為轉送有成績的戰士。”

  我說:“可以,尊重鵬錫同志的意見,我們就在開幕式上將這批像章統一贈送給越南同志,請您安排吧。”

  事後,我們將原來佈置好了的自取紀念品的臺子拆掉了,等鵬錫的統一安排。但他始終沒安排。我們也沒有堅持,這事就算不了了之。

  離演出只有一小時了,歌舞團的全體同志都在緊張幫助舞美組裝台,我和于團長站在一旁督促。可是鵬錫又來找事了。

  “我們阮團長要來出席開幕式,咱們是不是把演出程式研究一下呢?”鵬錫說話時眼珠一個勁轉,就是不正常看我,象有什麼隱私。

  “好吧。”我把原來同他們宣傳幹事環共同商定的程式說一遍,然後徵求他的意見:“你還有什麼意見嗎?”

  鵬錫就是那麼一種鬼鬼崇崇的樣子,眼光在你身上稍觸即離,頻觸頻離,叫你渾身不舒服。他哼哼一陣才問:“歌舞團都準備演出什麼節目呢?”

    這人就是不光明正大!

  “節目單不是早給了你們嗎,而且,顧問團領導出席過在寮中央的首場演出,節日都看過了。”我隨手又將一份老文節目單遞給他,“鵬錫同志的老文很精通,我就不一一介紹了!”

  鵬錫接過節目單,煞有介事地看看,然後指著最後一個大合唱節目說:“同志們給我們越南顧問團演出,越南同志最願意聽《胡志明頌》,這個合唱很好。不過,能不能把《大海航行靠舵手》這首歌換一首別的歌呢?比如唱《團結就是力量》。”

  聽了鵬錫的活,我確實有些生氣。這是在老撾,中越都是援老來了。唱毛澤東和胡志明正體現中越友誼,他怎麼只許唱胡志明不許唱毛澤東?且不說同志加兄弟,正常國家交往也不能這樣啊!但是在外交場合,我還是控制了情緒,好言好語解釋說:“我們尊重胡伯伯,也尊重毛主席。所以才選擇了《胡志明頌》和《大海航行靠舵手》同時演唱;現在演出馬上開始了,已經來不及調整了。”

  誰能想到,鵬錫就是糾纏不休,只許唱胡志明,不讓唱毛澤東。這事要叫國內來的演員們知道還不得跟他幹起來?演出時間快到了,本著團結、友好的大局,也照顧到我們演員的情緒,我便作了讓步,提出取消合唱這個節目,改為高呼“中越人民戰鬥友誼萬歲!”鵬錫算是勉強同意了。

  誰知,演出結束時,首長上臺接見演員,鵬錫這個人竟指揮台下唱起了《胡志明頌》。演員們為取消大合唱本來就有氣,見鵬錫這麼搞,演員們就對著唱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

 

    段蘇權同梁文瑛交換眼色,他們都見了那天臺上臺下對著唱的場面,今天才明白了事件的來龍去脈。

  胡正清接著彙報下去——

 

  第二天,歌舞團的演員們議論紛紛,很生氣。胡志明主席教導說,越南人民和中國人民是“同志加兄弟”。中國人民不惜做出最大的民族犧牲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國鬥爭,可越南有些人為什麼不讓我們贈送毛主席像章,不讓我們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現在國內搞“文化大革命”,人們學習毛主席語錄已經成為制度。歌舞團也一樣,有塊語錄牌,每天換一條語錄。那天演出結束、舞蹈演員陳彬彬就翻語錄本,找了一條語錄寫到了語錄牌上:我們必須堅持真理,而真理必須旗幟鮮明。我們共產黨人從來認為隱瞞自己的觀點是可恥的。下麵還注明:摘自《毛主席語錄》。語錄牌寫好就掛在休息的地方睡覺了。

  語錄掛在休息的地方,這明擺著是我們內部的事情,與越方無關。可越方卻以歌舞團張掛“反動標語”為理由,召開顧問團黨委會進行討論,又派了那個政治部副主任來向我提抗議。現在我把鵬錫副主任對我和于團長提抗議以及我們反駁的對話記錄給大家念一下:

    鵬錫:胡伯伯教導我們,要象保護眼珠一樣保護中越兩黨、兩國人民的友誼。我們團黨委也是這樣要求我們的。此次歌舞回的來訪,是毛主席派來的,我們以全部熱情迎接,我們非常高興在生活中有這樣的樂趣。你們掛了一條標語,我們不瞭解是什麼意思。標語掛在我們平時掛胡伯伯像的地方,那地方是我們最莊重、最純潔的地方。因此,我們就把胡同志和于團長請來了,我們表示抗議!

  胡正清:越南同志在胡主席領導下,維護中越兩國人民的友誼就象維護自己的眼睛一樣,我們是理解的。歌舞團來訪,也是本著加強中越兩國人民的友誼而來的。鵬錫副主任提出的“標語”問題,事實上這是一條毛主席語錄,不是一條標語。是歌舞團自己學習用的,並不是針對你們。故鵬錫抗議我們張貼反對越南的標語是毫無根據的!

  鵬錫:你們學習毛澤東著作,我們也在研究毛澤東著作,而且還在研究馬、恩、列、斯的著作。你們寫口號作為內部學習,但不能掛在我們平時掛胡主席像這一最莊重的地方。我們都是共產黨人,有著一個共同理想。我們要維護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的團結。如果某一行動和議論有害於這個陣營的團結,是對革命有罪的。

  胡正清:毛主席是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毛澤東思想是中國革命和建設的指南。我們學習毛澤東思想,是我們內?康氖慮椋o鶉宋奕ǜ繕妗5駃J樻e穌飧鑫侍猓挫[遣豢衫斫狻N頤腔隊S僥賢隍悚銧旳黀汜蘞蘜浸vlM珗捐潾項憡冀H餉黀汜縌E搿:T久髦饗Q浦性攪焦F嗣袷恰巴隄釵陪堋保挫[潛咀耪庖喚痰跡t栽僥稀巴隄釵陪堋鋇腦淉鶩廜m思蟮奈W圖蚰n拇貜鞳軘癹t僥稀巴隄釵陪堋蔽蘩碭繕嫖頤茄杖蘞顆麻mτ諡性酵漚岬牟皇俏頤嵌霈貝蔚磝腔@錈p凶鐧牟皇俏頤嵌蝞貝蔚磝亶嶁牛毫焦F嗣竦撓岩輳疚棺Q瘟α懇財蘋擋渙說模?

  鵬錫:既然學習毛主席語錄是你們內部的事情,那就請同志們把語錄掛在你們休息的地方去,不要掛在“公共場合”。

  于團長(看了一下手錶):演出時間已過,觀眾早已到齊,我們演出吧!

 

  段蘇權要來對話記錄,重新看一遍,問:“演員演出沒有鬧情緒吧?”

  “沒有。”于團長說:“全體同志仍然以極大的熱情進行了表演。”

  “就是那塊語錄牌不知什麼時候被越南人摘走了,演出結束後又給歌舞團送回來。”胡正清放低了一些聲音:“一位友好的越南顧問團幹部秘密告訴我們,這塊語錄牌送給阮仲永總團長去看過了。”

  “怎麼樣?事件經過都清楚了吧?”段蘇權目光從與會者面孔上掃過:“大家議一議,啊,討論個意見。”

  “不讓送像章麼,我們不做強加於人的事。可是只許唱《胡志明頌》,不許唱《大海航行靠舵手》,這就不是友好態度了。這是什麼情緒?”

    “武元甲不說幫他打奠邊府,一說就是中國統治了越南10個世紀,在報紙上發文章。”

  “學習毛主席語錄是內部的事,越南顧問恣意挑起事端,是同河內右派最近的反華政策相聯繫的。”

  “馮子材幫他們打法國人,報紙從來不提,可是把中國封建王朝的侵略作為‘傳統教育’下發部隊,廣泛宣傳,這恐怕不是抗美,是進行反華宣傳,下面難免產生反華情緒。”

  “援越抗美這是大局,這一條不能動搖。”段蘇權強調一句,然後望住于團長,說:“歌舞團的訪問是為了加強團結,增進友誼。我們不搞強加於人,但也不能允許別人干涉我們內部的事情,這也是一條原則。”

  梁文瑛點頭說:“前一段為老撾演出,獲得了蘇發努馮主席,凱山總書記以及廣大群眾的高度評價,我們歌舞團以後的演出仍然要高舉團結友好的旗幟,爭取圓滿完成任務。”

  “那麼,這個事件到底怎麼處理?”有人小聲問。

  段蘇權一向平和的面孔在眾人注目下,在嚴肅思考中漸漸繃緊,終於用軍人的氣魄做了一個有力手勢,厲顏厲色決斷說:“胡正清同志不撤回,以示我們的正確!事件經過及我們的態度,起草一份電報,向中央報告。”

  會後,電報由李文林起草,拍回國內。待國內指示後再對越方的抗議“表示遺憾”。

  20多年後,段蘇權重憶當年情景,不無反省地說:現在看來,我們那時也有錯誤。受“文化大革命”極左思潮的影響,辦了一些錯事。那段時期,在我國的外交史上發生了許多聞所未聞的荒唐舉止。駐某國使館的造反派在大街上散發“造反有理”的傳單,在使館附近牆上張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勝利萬歲”的大字標語。東道國提出抗議。駐某國使館造反派要在使館屋頂上用霓虹燈製成“四個偉大”的標語,說要讓這堛漱H民看到金光四射的毛澤東思想。駐非洲某國使館的造反派向行人硬塞“紅寶書”和毛主席像章,對拒絕接受的群眾揮拳辱駡,引起群眾憤怒。國內甚至發生了火燒英代辦的重大事件。這些荒謬行為至今想來,仍然令人痛心疾首……

第239-246頁

 

    ……1967年元旦後,中央決定將駐桑怒工作組改為桑怒聯絡組,只剩李文正同志等幾個人了。國內“文化大革命”波及到聯絡組,因此發生了某些歧見和矛盾。但根本的原因還是越南想搞印度支那聯邦,不願有第三者同老撾發生直接關係,使工作組有種種不便。……

第249頁

 

  老撾同志的挽留,很重要的一條原因是:有中國的工作組在,他們能多得一些獨立性,中國給老撾的援助可以全部拿到手。中國同志不在了,這些援助就會被越南人扣下一部分。

第250頁

 

    毛澤東不慌不忙喝掉杯中的茶水,待工作人員重新沏滿水後,作了一個瀟灑的手勢,便開始了他那知識淵博、引人入勝的講話。

  講話的大致意思如下:

  越南人民是英雄的人民,越南民族是偉大的民族。他們不把美帝放在眼堙A敢於鬥爭,善於鬥爭。打夜戰、近戰;甩手榴彈、拚刺刀,以輕武器對付重武器,打到天亮就結束。這麼一直打下去,最終一定能打贏。

  整個說來,亞非拉是個火爐。有些地方動得不那麼厲害,比如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南朝鮮……最終人民還是要革命的……

    越南民族是偉大的民族,中越兩國人民自古以來就有非常密切的聯繫。現代越南是多民族國家,其中以越族為主。越族與古代中國南方的百越人有關係。是百越的一支。古代越人有許多分支,在西元前3、4世紀,越人大致分5部分,多在中國境內:東越在浙江省,閩越在福建省,南越在廣東,西甌在廣西省和越南東北部,雒越在越南的紅河流域。

  百越中的雒越,大約是在西元前4世紀,就是東周戰國時間佔據了紅河流域。已經有了發達的煉銅術,創造了東山文化,開始向階級社會發展。最初是組成了雒越部落聯盟,後來,其中一個蜀部落在蜀王子泮率領下佔有了部落聯盟的領導地位,建立起越南第一個王朝,史稱安陽王。”土地有雒田,其田從潮水上下。民墾食其田,因名為雒民。”佔有土地者叫雒王、雒侯、雒將。

  秦始皇統一中國,征服了齊、楚、燕、韓、趙、魏諸國,也征服了百越之地。秦派去百越之地的地方官叫趙佗,他搞割據,建立了南越國。到了漢武帝時,國勢強盛,消滅了趙氏割據勢力,將南越國“分置九郡”,後來又改成七郡。這七郡統稱為交趾,長官稱交趾刺史。漢獻帝時,改交趾刺史為交州牧。不久,孫權分交州為交廣2州。交州有東漢時交趾、九真、日南3郡,廣州有東漢時的南海、蒼梧、郁林、合浦4郡。秦始皇曾經遷徙內地50萬人“戍五嶺”,與越人雜居。其中,南海等4郡,也就是交、廣2州的廣州,由於文化較高,交通便利,漢影響也較強,越人逐漸朝著與漢人融合的方向發展了。而交趾等3郡,也就是交廣2州的交州,由於條件不同,漢人朝著與越人融合的方向發展了。

  西漢時,朝廷常把罪人發配到交趾等郡,與當地人雜居。到東漢獻帝時,內地大亂,士人到交趾避難的很多,而且常常是舉家遷徒,漢人與越人互通語言,總的趨勢還是朝著與越人融合的方向發展。

  在漢朝統治時期,雒越人所受的階級壓迫和民族壓迫日益加重。東漢光武帝時,錫光做交趾郡太守,這個官大體上還可以。後來換了個叫蘇定的人去做太守,這就糟了。蘇定是個“張著眼睛看錢,閉著眼睛辦事”的貪劣官,他殘酷剝削人民,又竭力壓制雒將。雒將大體相當一名部落首領吧。蘇定殺死了雒將詩索,詩索的妻子征側是位了不起的女英雄,首先舉義反抗,她的妹妹也起兵回應,叫征貳;征側、征貳成為起義軍領袖,歷史上叫做二征起義。起義軍得到交趾、九真、日南、合浦等郡越人俚人的回應,擊敗漢朝駐軍,取得65座城,征側自立為王。《後漢書》說征側是為了個人憤怒而起義,這種說法不對。民族鬥爭說到底是個階級鬥爭問題。為什麼4郡越人俚人群起響應,為什麼刺史太守困守孤城得不到居民援助呢?可見這些刺史太守都是蘇定一類的貪劣官。

  東漢光武帝劉秀派伏波將軍馬援率漢兵8千,合交趾兵共2萬多人擊敗起義軍,“二征”在作戰中壯烈犧牲。

  馬援雖然脫離不開其階級局限性,但他確是一代名將,有政治頭腦。他一面修城治郭,設官駐守,強化統治,一面下令興修水利,穿渠灌溉,為當地人民辦了幾件好事,穩定了那堛漣蓿捸C

  講到這堙A毛澤東略作停頓,深深吸口煙,又緩緩吐出,歎一聲道:“馬援之後,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地方官大多貪婪苛虐,對越南人民的壓迫和榨取十分暴烈,人民忿不能忍,不斷舉行起義。這些起義雖然都失敗了,但是卻給中國封建統治者以沉重打擊,增強了越南人民為建立一個獨立國家的鬥爭意志。唐朝滅亡後,吳權擊敗中國南漢的駐軍,自立為主,越南從此獨立。經李朝到陳朝,200多年,民族文化得到很大發展,在漢字基礎上創成了本國文字‘字喃’。越南人民具有反抗外來侵略的光榮傳統。元朝統治者3次進犯越南,都被擊退了。明朝封建統治者侵佔越南,也被擊退了。越南獨立後,中越兩國仍保持了密切的聯繫,兩國的使節和人民的往來更是從未斷絕。越南的占城稻種傳入中國,還有木棉,對中國農業做出很大貢獻。中國的印刷術傳入越南,13世紀中葉,越南開始用木板印戶口帖子。15世紀後,開始刊刻四書五經。越南人常有舉族移住中國廣州、海南島等地。明初參與設計修建北京城的阮安,被明代士兵奉為火器之神的黎澄善,都是越南人。中趙兩國和兩國人民的友誼確是源遠流長。”

  毛澤東將手一劃,似要分清歷史與現實:“現在世界革命形勢很好。越南處於反美鬥爭第一線,他們的鬥爭極大地鼓舞了世界各被壓迫人民和被壓迫民族的革命信心。我們要向他們學習,各國革命人民都要向他們學習。”

第256-259頁


本頁最後編輯時間: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3-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朝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